欢迎来到作文网! 客户端下载
  • 官方微信

    作文网微信

    (www_osspac.com)
    一手好文 一生受用

  • 家长帮

    家长帮小程序

    无需下载
    微信扫码打开
作文 > 文库 > 不曾发生的事情_3000字

全站关键词替换,需开启自定义关键词

2016-06-29 15:15:34

  在地图上,这里是东南亚的泰国、缅甸和老挝三国边境的一个三角形地带,在很多人眼里,这里是金钱、荣华、醉生梦死的天堂,当然,也可能是万劫不复的地狱。

  苏盛是个地地道道的华人,在中国境内犯了事被通缉,无奈远走他国,经以前的兄弟介绍,只身来金三角避避风头。

  “叮咚——201室的客人,您的早餐。”门口的对讲屏亮了。苏盛随手合上窗户,利落地顺了顺衣服上的褶皱,几个跨步打开房门侧身让餐车进来。服务员摆好饭菜,又从餐车下面的挡板上拿出用塑料纸包裹着的几束花,走到房间的一角,把细颈瓷瓶里的花抽出来,换成了手里新鲜的,一股清幽奇异的香味儿在小小的空间里蔓延开来,让苏盛忍不住深吸了几口。

  服务员惊异地回头看了苏盛一眼,好像惊讶他的不认识,但职业素养又让他很快挂上得体的微笑:“这是阿芙蓉。”

  “撤走吧,我不喜欢这个味儿。”他强作自然地朝服务员摆摆手,转身进了房间。

  带来的钱不多,又购了些家用,苏盛开始在街上四处找工作。不过,县城里的老板们似乎都不乐意接纳一个外乡人,在屡屡碰壁后,苏盛终于找到一个包三餐的活计——看场子。是的,城虽不大,却也有一家赌场。因为每天来往客流量很大,三教九流的是非也多,看场子的人手不够,再看在苏盛高大的体格上,也就当雇了个临时工。看场子,不过是别着棍子,佩着袖章巡视,看到鸡鸣狗盗之徒不予理会,若是有人闹事就及时用武力威慑,免得扰了场子里的生意。

  毒瘾这东西,没染上的时候,只是听着骇人,当自己深陷其中,真真的生不如死。苏盛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钱财都用来买了白粉,还赊了东家几十万的货,护照、身份证也都被强行扣下了。偶尔清醒的时候苏盛忍不住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,怒骂以为可以信任的朋友的下三滥手段,悔恨自己的警惕性不强,坚定一定要克服毒瘾的信念。然而,当又一次毒瘾发作,心脏处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撕咬、拉扯,浑身上下都疼痛酸痒得难以忍受,眼前的事物模糊颠倒,晃有重影,呼吸急促,血脉喷张欲裂,手脚都在忍不住地颤抖。恍惚间,自己好像从左胸贴身的口袋里掏出一个透明的小袋子,粗鲁地用舌头舔了几下食指的指腹,然后以完全不符合常理的速度伸进袋中轻轻蘸了一点,赶紧塞入口中,“啊——”不禁发出一声欣慰舒适的长呼,可放松得到满足的身体却迫切地想要更多,眼角泛起了血丝,手指甲紧紧地掐入掌心,泛出诡异的青白,眼神凶狠地盯住袋子,终于忍不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大张袋口,一股脑儿倒进嘴里,正砸吧着品味,突然,“嘶——”舌尖弥漫着铁锈的腥味,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没有袋子,没有白粉,自己正睡在病床上,鼻尖萦绕着的是熟悉的消毒水味。

  原来是臆想啊,还好没有发生。这毒,就是跗骨之蛆,沾之难戒,不过熬过了第一次,后面的路就好走了。还好都是梦,还好没有发生,苏盛庆幸地靠在枕垫上,这才感到全身黏糊糊的,约莫是之前出了一场大汗。

  常常醒来,梦里的那些罪恶的事还没有发生,自己仍然好好的睡在病床上。心情在急促的呼吸声中平复、冷静,然后极致的疲惫后陷入梦乡,这一回的梦里,什么也没有。

  这是一片田,货真价实的土地,可是上面种得密密的不是粮食,是……

  的确如此,对于当地人来说,这样的一片田简直是无法想象的财富,源源不断的资金和四通八达的人脉。隶属于这片田的农户递给他一本账簿,上面是这一年来的盈利收支以及收货方、销往地和一些暗线等等,也许是有人事先打点好的,也没使什么绊子就交接得很顺利。苏盛恍惚地捧着自己的身家回到自己那个简陋的车棚。夜里,怀揣着账簿和田契,苏盛竟少有的沾枕即睡。

  苏盛猛地从床垫上坐起,双眸紧闭,额头上全是冷汗,胸口剧烈地起伏,无力地把头埋进膝盖,大口地喘气。那张脸,不会看错的,是他自己,一个更成熟、更沧桑,却也更残酷、更冷漠的毒枭,前呼后应,家资雄厚,势力庞大。可是,他不想学李国辉,不想学罗星汉,更不想学什么“掸邦共和国总统”坤沙,他不想成为那些被很多人用牌坊供起来的人,不想做,也做不来。他只想做苏盛,一个做过坏事却不丧尽天良,一个碰上乞丐会掏光身上的所有零钱,一个发誓不伤害老人、妇女和儿童,一个有点良知和底线的平凡人,普普通通的中国人。金三角太奢华了,太容易让人迷失了,也太容易让人堕落了。他不适合这里,他不喜欢这里,为了让梦里的那些事情不会发生,他做出了一个让知情人和旁观者瞠目结舌的决定。

  上飞机之前,苏盛将田契卖给了那家农户,合同上唯一特别标注的是,这片田,百年之内不得种毒品作物。

  毕竟,都是不曾发生的事,不是吗?

高二:孙雨薇

  这里是,金三角。

  也许是名字里含了个“盛”,在地图上选的时候没多加考虑,就买了去青盛县的车票。青盛县,紧邻着湄公河,是个小县城,地理位置算不上通达,县城里的人口也不多,像他这样风尘仆仆的外乡人更是少见。每隔几个月,苏盛便看到有几辆军用卡车驶进县里几个大院里,呆上小半天,又沿路返回,篷布盖得严严实实的,但从加深了的轱辘印不难看出,想必是满载了的。而县城里的原住民们对此习以为常,没有人去多看几眼。苏盛趴在县上唯一一家小旅馆的窗沿上,打量着低着头行色匆匆的人们,眼神晦暗。

  “这是什么花?”

  阿芙蓉?苏盛在心里反复念叨了几遍,突然一怔,这不是罂粟吗?鸦片的原材料。本来娇艳的花在他眼里立刻变成了洪水猛兽,连空气里的香味儿也让他不敢多闻。

  罂粟在大陆是禁销品,缉毒大队在内地是让贩毒分子闻风散胆的存在,所以除了一些极其隐密的私下交易,毒品几乎很难在阳光下看见。而在金三角一个偏僻小县城的不入流的旅馆里,居然堂而皇之地在房间里用罂粟做装饰,难不成是……苏盛不敢接着想下去,只是起身开始收拾行李,准备下午就退房。可是离开了县上唯一一家旅馆,他住哪儿呢?这个问题并没有困扰他多久,很快就发现一个绝佳的地方——一个荒废的车棚,经年不修,顶部还有大洞,几束太阳光透进来,挥几下袖子,便看得见光路中漂浮游动的灰尘,不过,做一个暂时的栖身之所还是凑合的。

  半个月后,苏盛进了医院,病因是长期的营养不良和毒瘾。病床上的人头发蓬松凌乱,发尖泛黄,眼窝微凹,两颊浮现着不正常的红晕,身子时不时地抽搐一下,手背上青筋直冒,整个人看起来说不出的颓废萎靡。这半个月里,为了尽快融入到身边的圈子里,苏盛和场子里的人一起抽烟喝酒,而这里的烟和酒里都掺了微量的大麻,喝一次不碍事,喝多了便会不知不觉地上瘾,很难再戒掉了。这招一般都是用来对付新人的,为了磨磨有些人的硬骨头,也是拉人下水。毫无疑问,苏盛中招了。

  “吱呀——”小护士推开门,探进脑袋,“您醒啦!”语气如释重负,“之前我们不在,您犯了毒瘾,差点把自己的手指头给咬下来,还好没事。”护士忍不住多嘴埋怨了几句。苏盛歪了歪手,果然左手的食指缠了几圈纱布。

  三个月后,搭着白衬衫、牛仔裤的年轻人走出医院,身形瘦削,背却挺得笔直,外面明媚刺眼的阳光让他忍不住伸出手掌遮住前额,温暖的金色从指缝间零星地迸溅到脸上,让人不禁想紧紧地攥住那片光明,死死地不放开。这三个月,是苏盛所经历的最黑暗的日子,比那段边境逃亡的时候还痛苦。每天都是昏昏沉沉、半梦半醒,常常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见自己吸毒,却无能为力去阻止,然后,只能拼命地来唤醒自己不去堕落,用那些美好的回忆。小小的四合院,一个弯腰洗着衣服哼着民谣的年轻女人,偎依在女人脚边的一只慵懒闲散的大黑猫,两个绕着梁柱追逐的小男孩,哦,还有特别温暖的,阳光。

  又过了半个月,重新回到场子里的苏盛得到了进入金三角的第一桶金——一张田契。作为一个在短短三个月里就戒掉了毒瘾的人,苏盛的回归赢得了大家的尊敬,也许,还有一点敬畏。具有这种毅力的人不是没有,可每一个做到的人最后都远非这些小啰啰可得罪的。因此,苏盛在一群人中间的地位水涨船高,隐隐有领头的意思。这不,前几天因为帮本地的一个大老板开局得了一张田契的回报。对于田契,苏盛其实有些茫然,打赏不给钱财,反而给这些“固定资产”所为何用?难道是太小气了,舍不得动辄几十几百上千万?实地考察后,苏盛收回了之前的言论,这个老板,果真财大气粗。

  去的时候正是四月,一眼望去,满目鲜红,娇艳盛开的花朵让人惊叹、迷醉,可是赞叹的同时却是深深的寒意,这花很熟悉,特别是在苏盛恶补了相关知识过后,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抵触感。在古埃及,人们尊称它为“神花”,在金三角,人们形容它是“引领走向毁灭的诱惑”。是的,就是它——罂粟。

  码头上,一位西装革履、戴着墨镜的青年人坐在一辆低调的黑色路虎后座,摇下一半窗户,静静地看着正在运上渡轮的集装箱。来往的工人并不言语,除了裤脚偶尔发出的摩擦声外,就只有微弱的风声了。这一箱一箱装的都是高纯度的海洛因,是即将销往位于金新月地区的阿富汗和去年产量不好的银三角。这几艘船所承载的,是价值上亿美元的财富。而坐在车里的,正是这批货的卖家、这单生意的最终受益者。“嘟嘟——”尚未破晓,渡轮已经悄无声息地驶离了码头,青年人的嘴角勾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,车窗慢慢地升起,风中隐约飘出几个字:“回程。”就在车窗即将合拢的最后一刻,青年人摘下了墨镜,那张脸,竟然是……

  熊熊燃起的火焰在风势下愈加猖獗,卷起的火舌缭绕着遍及整片农田,血红的罂粟花衬着翻腾卷滚的赤焰,竟有说不出的奢华高贵来,一生一次的灿烂,就此终结。旁观的人很多,包括那家被遣散却自愿留下的的农户,包括站在矮丘上的这片田的持有者苏盛,包括那些听说有人在烧田的好事者。总之,持续了两天的大火和一次彻底的翻垦,让这片土地的原住民彻底消失了。然后,苏盛种上了玉米,一排排移植来的小青苗,在空旷的田野里扎根。

  很多年后,苏盛已经是全国知名的企业家、慈善家,他在商场上的快、狠、准让那个时代的很多老狐狸自叹不如。大家谈起他,都会说起他在金三角待过一年,都传说他曾经是一名无恶不作的毒枭。听到这些,已经知天命的苏盛只是轻轻地笑笑,不辩驳。

  而那个笑容,被媒体评为“最意味深长的笑”,成为苏盛传奇的一生中又一未解之谜。

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

不够精彩?再来一篇
  • 欢迎扫描二维码
    关注作文网微信
    ID:www_osspac.com

新文速递

热文推荐

 

关于我们 | 合作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地图 | 服务协议 | 投稿须知 | 问题反馈 | 联系我们

京ICP备09032638号-30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:1101081950号   防网络诈骗专栏

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5-2013 www.osspac.com . All Rights Reserved

×
×